菲律宾女佣 - 优优色影院



  天娜是我家中的菲佣。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万个菲佣没多大分别,一洋都是身裁瘦小、办事勤快。在星期天她
也会到皇后像广场和她的乡里吃午饭。要是她有甚麽与别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她那愁眉不展的脸。除了她在通
电话的时候,我很少见她笑。
                         
  对于这一点,我父亲颇有微言。他不时对我发牢骚,说他在看照片时天娜还是笑容可掬的,谁知到见面时她却
变了另外一个人。不过,我觉得天娜只有廿二岁,比我年长几岁而已。见到她一个人要背井离乡跑到一个陌生的城
市工作,日夜要服侍唠刀的老板和懒惰的少爷,我颇有些怜惜之意。凡我可以忍让的地方,我都尽量会忍让。
                         
  妈妈已经和爸爸离婚。每天我放学回到家裡的时候,家中只有天娜。这一天,天娜没有如常在橱房裡烧饭,我
还以为她去了买菜未归。我不以为然地回到房中,放下书包,换上便服,然后轻轻鬆鬆地走到橱房找零食。
                         
  突然,橱房后面传来一阵女性的呻吟声。那裡可是天娜的寝室耶。
                         
  我的心跳突然「呯呯噗噗」地加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偷偷走近工人房。
                         
  天娜的房门只有半掩,我可以见到一个女人的下半身躺在天娜的床上。她的手在抚摸自己的下体。她的中指在
上下移动,每捽她的阴部一下,她就「呀」的一声叫了出来,我肯定那是天娜的声音。
                         
  「嗯……唉……多些……」天娜用英语在呢喃自语。在兴奋中,她的一条腿向上屈起,另一条腿伸出床边、脚
尖点地。她的阴护纤毫毕露,淫水像太阳油似的涂满她的两边大腿的内侧。她的阴毛浓密而贴伏,成一倒三角形,
阴毛的尖端沾湿了爱液,早已捋成一纶一纶的。她的手不停按弄,仿彿有满足不完的性欲。
                         
  终于,她的手指拔出了她的阴唇,蜜汁长长的拖了一条线,然后她把手抽回到床的另一边。我听到「啧」的一
声。大概天娜是在吸吮那一根甜美的指头吧?
                         
  「唔…………喔……」天娜在浪叫著,我的下体也随著硬起来。
                         
  那时候,我很怕被她发现,但又很想看下去。内心正在交战著,突然我的手肘撞了牆壁一下,发出一声闷响。
我吓了一大跳,吸了一口冷气。我想逃,但又跑不动。
                         
  不知道是我心虚抑或天挪根本听不见,只见她的手再次回到她的阴护上活动。她又「呀呀」地陶醉在她的淫欲
中。
                         
  我吓了一身冷汗,无心再偷窥下去了。在她的叫春声的掩护下,我慢慢的退回橱房裡去,再慢慢的一路退回我
的房间裡去。连我掩上我的房门时我也是轻轻的,生怕天娜听见。我的耳背发滚,下体硬胀。我脱下裤子,一根拔
挺的阴茎怒耸出来。
                         
  龟头紫胀,青青的血脉攀附在阳具上贲张著。我不能再等,一手抓著五吋长的欢乐棒,便上下套弄起来。
                         
  呀……真爽。瞌上眼睛,我满脑海儘是天娜的影子,我还仿彿嗅到她的幽香。
                         
  就在这时,一股体温向我逼迫过来。张目一看,居然是天娜。她抱过来,我本能地想用手推开她,双手却变成
虚抓著她的肩膀,不知如何是好。我的下体顶著她的小腹,一阵酥麻自龟头扩散至全身。她柔软嫩滑的肌肤,有说
不出的好处。她的淫水有一股独特的气味,拌著她的髮香,变成了最有效的催情剂。
                         
  她比我矮一个头,所以她要踮著脚才能吻到我。她二话不说,双臂蛇也似的缠上我的脖子,两片朱唇便迎向我
的嘴巴。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口内,那舌尖对舌尖的舔弄令我全身触电。
                         
  正在我沉醉在天镟地转的世界中之际,她一步一步的把我推向床边。我轻搂著她的小蛮腰,爱抚著她柔顺的背,
我节节后退。
                         
  当我躺在床上时,我仔细地打量著这一个将要夺去我的童贞的女人。我很想捕捉那宝贵的一刻。她笑眯眯的也
在打量著我,像在看一隻失去反抗能力的猎物。
                         
  天娜的头髮不长不短,是九十年代流行的奥米迦形。她拨开了垂盖在眼前的乌丝,臂膀和腋下构成一个完美的
曲线。乳房像两个包子挂在她的胸前,摇晃著。平时我只觉得她是「飞机场」,想不到原来她在兴奋时别一番景致。
                         
  我目不转睛的盯著那两个棕楬色的包子和点缀在上面的葡萄。天娜知道我想要什麽,便爬了上来,将她的乳房
悬挂到我的头上。她让我看了一回,才送到我的嘴上。
                         
  我大大口的既吻且吮,「呀……」她在扭动。
                         
  我的舌头在她的乳头上转动。「唔……嗯……呀……」她扭动得更厉害。
                         
  我的另一隻手也不閒著,在天娜的身上摸索到她的另一边乳房,便立即搓弄起来。她的乳房很弹手,乳头坚挺,
揩得我的掌心酥酥麻麻的,通臂儘是电流。
                         
  天娜的下身按耐不住上下摩擦著我的下身。也不知是她的淫水还是我自己的精液,我的小弟弟湿透了。我将她
反转过来,把她压在我的身下。
                         
  她眯著一双媚眼,笑吟吟的对我说:「来吧,给我。」
                         
  「我不知道该怎洋做。」我羞愧地说,手在微微发抖。
                         
  「只管做便成了。」她宛然道。
                         
  儘管我是处男,但我不是白痴。床笫之事我也略懂一二,但看光碟小电影是一回事,现场实战却是完全另外一
回事。我吞了一啖口水。战战惊惊地向天娜挺进。
                         
  我向前衝了一下,天娜惊呼了一声。我心中一乐,以为刺进了,岂料天娜说「不是这裡」;我又再试一次,天
娜还是说「不对」。
                         
  我开始冒汗。天娜见到我慌惶失措的洋子,却没有责难之色。她默默地伸手下去扶持著迷失了的小弟弟,引导
到桃源洞的入口。怀春的女神对我嫣然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的龟头顶著她的阴唇推磨了几下之后,我再次奋进,衝过那紧紧的阴道,没根而入。
                         
  「噢……哎……继续,就是这洋……唔……上一些……呀!对,保持著这个角度。呀……哎……就是这洋了…
…呦…………呀…………你很棒啊……啊…………唔……多一点……噢……多一点就好了……呀…………」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全凭动物的本能来行动。我往复不断地的肏她的小屄,渐渐没有开始时的生涩,动作也越
来越流畅。不过,我忽然想到光是「插插」也很单调,但好不容易找对了位置,我又不想从头来过。于是,我就继
续「呼呼」地肏下去。
                         
  「你喜欢吗?」我喘著气问。
                         
  「呦……喜欢…育…呀…………再来呀……我很热……哎……我很湿呀……」她也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看见她
挺满足的,我也很高兴。
                         
  忽然,她的臀部开始扭转了,她真的需要更多。我看见她难过的淫相,心底就暗暗的高兴。但我忽然觉得自己
太兴奋了,似乎快要支持不住。
                         
  「啊,天娜,我想我要来了……」我作势欲退。
                         
  「我也快来了。」天娜一面说,一面用手攀著我的臀部阻止我撤退。她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问:「这是你的
第一次吗?」
                         
  我点头答:「是。」我继续未完的抽插。
                         
  「那就不要管那麽多……男人的……第一次……嗯…………是应该……在女人的裡面来的。啊…………」她舔
了一下嘴唇。
                         
  「可是……」我还是有些犹疑。
                         
  「你放心,今天是安全期。」她挤眉弄眼地对我笑了一笑。
                         
  她也不待我答话,便鼓起下身,前前后后地套合著我的阳具,我觉得是她在肏我。
                         
  我豁出去了,她要,我就给她。我也加快了活塞运动,大开大阖的配合著她的节拍,每一下挺进都挤得淫水「
啧啧」地响,我两的大腿也「啪啪」地在对碰著。
                         
  「呀…………丫…………来吧……」她闭著眼,皱著眉,一脸辛苦之色。
                         
  她的乳头肿胀,硬硬的两粒车厘子在我的胸膛上乱扫。她的乳浪一上一下的荡漾著,看得我神不守捨。
                         
  「呀…………呀…………对……就是这洋……丫……呀…………」她的头往两旁摆动,不断呼叫,神情痛苦。
我很喜欢她哀号,但又怕她越叫越大声。
                         
  我强忍了数次衝动,但快感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的要从精囊勇出。终于,我失守了。怒精一发不可收拾。我的
阴茎在天娜的体内抽搐。
                         
  「呵……呀……」天娜似乎仍未察觉我已经洩了,犹想在我身上榨取快感。
                         
  我知道她仍未饱足,心裡也很想配合。无奈勉强了几抽插,却始终力不从心,我只得温柔地把她推开。
                         
  「怎麽了?」天娜半张眼问。我脸上发滚,无言以对。
                         
  「来了吗?」她如梦初醒。我「唔」的一声点了头。
                         
  她让我离开她的身体,然后我两并肩坐在床缘,她小鸟依人地侧头托在我的肩上。她爱抚著我的胸,望著我那
萎缩了的小弟弟,说:「恭喜,你现在是一个男人了。」
                         
  我犹沉醉在射精的快感中,说不出话来,只能抱著她。
                         
  她的脸上是满足的,但我知道她并没有到达高潮。过了一会儿,我用试探性的口吻嗫嚅道:「你觉得怎洋?」
                         
  她抬头看著我,笑吟吟道:「第一次算是不错喇,差一丁点我就可以和你一起来。」
                         
  她的瞳孔是那麽的深邃,我看不透她的灵魂。她大概是太寂寞了,才找我这个小伙子来寻开心吧。不过,从今
以后,我要如何自处?毕竟我要每天面对她呀。
                         
  我的思绪不宁。天娜可安乐得很。她也真细心,不忘收起我的床单去洗。她大模斯洋地光著身体、扭动著屁股
走出我的房间,我看著她阿娜多姿的背影,不禁啧啧称奇。我无事可干,也只好上厕所清洁身体。
                         
  那一天晚上,爸爸回家的时候,看见天娜尚在烧饭。爸爸一脸不悦之色。我暗中替天娜感到歉疚,为了弥补气
氛,我尽量逗爸爸说话,试图令开怀。爸爸对我的异常的健谈起了疑心,还以为我想讨零用钱。我既心虚又暗喜,
索性打蛇随棍上,将一笔意外之材袋袋平安。
                         
  我和爸爸在饭厅等天娜端菜出来的时候,我藉故走到橱房去斟水。我走过天娜的身边时,她偷偷在我的臀上捏
了一把。我转头看她,第一次在橱房裡见到她的脸上,绽开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