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室友的老婆试婚纱 - 优优色影院

  室友最近要拍婚纱,他除了邀我们当他的伴郎、伴娘外,还要麻烦女友韵菁帮他们挑婚纱。   室友其实相当大男人,自己挑选好之后就自己到旁边打起行动电话来,真有那么忙吗事业做得真大不像我跟随在韵菁身后亦步亦趋,体贴且细心。   当然色色的我绝对不是这么单纯的,因为在挑选礼服时可以左右观摩,礼服嘛!不是露背就是露胸,有些还露露大腿哩!你说我是不是很体贴伴娘的礼服也没多少选择,只是韵菁雀跃得就像她自己要嫁一样,抓住摄影师兼老板的DAVID问个不停。   我怕冷落了新娘子丽丽,于是要韵菁过去招呼丽丽。   就不远处丽丽正愁没人帮她看,光听礼服公司小姐的话似乎不是那么可靠,对于我的“体贴”她报以会心的微笑。   丽丽的胸部虽没有韵菁伟大,但是臀部的曲线却相当耐人寻味,堪称死亡诱惑,尤其是穿着紧身裙时又翘又圆的美臀真想咬一口,每每让我暇想无限,如果能从后面来一炮一定爽歪歪。   尤其她那深情的长睫毛,不但让她在端庄的气质里有另一种悠雅,还把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衬托得如宝石如寒星,套句广告词说:柔柔(油油)亮亮闪闪动人。   大概是我想得太逼真,色色的眼神让身边的韵菁吃味,她重重拧我一把,敲我一记爆栗……但是看在丽丽眼里,只觉得我们如胶似漆、蜜里调油,好不羡慕,她哪知为的是她勾魂的美翘臀只是挑选礼服没有想象中有趣,她被服务的小姐看得紧紧的,我在一旁坐下来不禁哈欠连连……瞄一下左侧的韵菁竟然还是维持百分之两百的热络,服了她,只是她已经脱离结婚的主题,乱七八糟让丽丽试穿起来。   两个女人胡搞瞎搞,我更佩服老板的肚量与耐心,因为那个本来服务的小姐看我们并不专心挑选,丢下一句“您慢慢看”就往楼下走。   美丽的女人真的有比较多的便利,可是…俗话说:先别佩服得太早(后来印证)!   俗话好象没这么说   室内呆久了很闷,随室友到外头透透气,抽管烟后,室友想先开溜(我猜测的),声称“还有事”,就不知道有甚么事那么重要把两个女人托我载回去。   丽丽连个性都是温温的小女人,还叮咛室友小心开车不用担心,听到她柔柔的声音,全身毛孔无一处不妥贴,室友一定是前世修来的福报。   趁他们不注意时,往她那间更衣室看去,一不小心就搜寻到一件浅绿色的胸罩被搁在包包上,连胸罩都显得很有气质!   这个不小心落到我眼皮子下的邂逅,哦…那现在她不就没有穿胸罩这对丽丽来说真是是个“凶兆”,闲来无事闷得慌,正好趁室友离开后来好好设计设计,正所谓—不为无益之事,何以聊有涯之生没知识又没常识,加上不喜欢看电视的我后来才知道…女孩子换穿礼服时是必须把胸罩脱掉的……因为礼服通常在前胸后背都会作文章,且有特殊剪裁,礼服前胸都会含有罩杯的,因此必须脱掉胸罩才能穿上,没甚好大惊小怪的,当然也有例外,请不用太计较。   这个伟大的发现不亚于爱迪生发明电灯,照亮我黯淡的午后。   眼前最大的问题就是,我可爱美丽兼大方的女友韵菁,她热心居中的帮忙丽丽,让我像耗子咬乌龟…没地方下嘴!拄在那儿活像个大型废弃物。   看丽丽兴冲冲的着了套黑丝绒的晚礼服,把她白晰柔嫩的皮肤衬托得美伦美焕,尤其无肩低胸的款式刚好露出浑圆饱满的乳房(原来也不小嘛),看样子差点就露出乳晕了……循着视觉诱导到胸口,一朵暗红色黛丝玫瑰装饰更有画龙点睛的效果,仅仅看到前面就令人激赏!果然有眼光。   她的艳光四射,吸引到隔壁等待的准新郎也是色眯眯的瞧着,当然那位帮那对新人服务的老板也啧啧称道。   韵菁马上过去左右端详,边看边说那边太大、那边又太窄,但是丽丽的神采震慑住所有人的眼睛,连老板看了都频频点头。   看到老板,让我心生一计,转向韵菁说:“韵菁,你不是也还没有挑好吗快!趁老板有空去缠住他,听说他很利害,因为他也是这家店的首席摄影师,看到时候能不能啦过来我们这边。”   韵菁迟疑一下小声问:“那丽丽姐要怎么办”   善体人意的丽丽马上怂恿她过去,没关系!我又补上一句:“反正丽丽自己挑,我来帮她拿就是,需要你的时后再向你求救。”   果然中计了,还真容易!   亮相完了,又选中一套宝蓝色澎澎裙,是可爱型的,我帮丽丽取下,怎么看她欲语还休的原来是要我帮她解拉链…YA!机会来了。   怀着兴奋的心情上前,伸出我的魔掌,一手抓起衣服、一手拉下,手背就贴在她背上,感觉得出来她比我紧张,动也不敢动的让我服务……“泼辣”一声,本想用力一拉到底,没想到才拉一小段就卡住了,用力扯两下仍然没解除,其实只是咬到布边罢了,但是我宁可慢慢磨蹭,她又紧张又关切的回头。   不晓得我在搞鬼,我这么又拉又扯的,低低的胸口不小心就给牵动,乳波荡漾,在趁她一个不留意,一鼓作气“刷”一声给硬扯下来。   嘿!您可知那情形有多美好   黑色礼服应声掉落,红嫩嫩的奶头滴溜溜的乱颤,羞红的脸颊蜷缩着身体,是我始料未及的,一时雄雄忽然间不知要如何被害人只有像写真女郎一样抱住胸部。   我来个一不做二不休,说时迟那时快,顺势一脱,她就光溜溜只剩一件小内裤。   我来不及细看,她反应奇速躲到门板后面,我晓得机会稍纵即逝,用这辈子最诚恳的表情跟她说声“对不起!”我相信一定能感动她。   半晌,门又打开了,这回她低头含蓄,还带着薄羞的脸开门,我为了缓和尴尬,扯了个白色的谎话,说我甚么都没看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啦!”   没想到有气质的丽丽回顶我一句:“哦那你是说我很小喽”   我装木讷不回话:“……”   她又说:“我知道!我没有你的韵菁大…嘻嘻!”   我老实说:“哪会!你的胸部很漂亮,不!你是…都很漂亮。”   “逮到了吧看!还说没看到”   她一副抓到犯错小朋友的神情,就这样打破僵局…反而因为我看到她的裸体而更加亲近。   她说:“帮人家看看这套美不美”   经过刚才的插曲后,和丽丽间的无形藩篱就解除了,她仗着韵菁在旁边以及我刚才的“罪行”,渐渐展露她活泼的另外一面,真正天真无邪的活泼。   韵菁呢不愧是我女友!   不但已经和老板聊起来,甚至也和那对准新人有说有笑,这时候我看到老板不断上下打量韵菁,那种想把她给生吞活剥的样子,隐约有种不祥的念头闪过……“喂!喂!”丽丽薄嗔带笑叫我:“才十几分钟工夫就想念韵菁啦我叫你看看人家美不美”   我回过神来,边看边回味刚才看到的裸体,连内裤的样式都没看清楚,只记得没错!是跟摆那儿的胸罩同套的。   这下子我就不跟她客气,学韵菁这边扯扯、那里拉拉,说出一套大道理,唬得丽丽在一楞一楞的,她仗着握住我看到她的把柄,一厢情愿的以为我不敢怎么样。   她渐渐掉进我的圈套。   丽丽眨眨眼好奇的说:“哦那你帮我选一套嘛,好不好”她倒撒起娇来了。   我早有预谋,挑选了好久,终于拿出早就相中的那套黑色套装,鱼网般的蕾丝在背部织成一朵半镂空的百合,短裙摆设计滚上荷叶边让臀部的曲线完全显示出来。   她嘉许我的眼光,喜形于色的进去换装……   怎么没看到韵菁何时只剩下那对新人老板也不见了原来韵菁和老板谈着谈着,一切精彩盡在ninilu.com竟然ㄠ到试拍两组相片的“福利”,因为小姐过来告诉我们说丽丽也可以拍才知道,但不过现在请不要去三楼摄影棚打扰老板他们。   直觉告诉我事有蹊跷,但是我放不开丽丽…这到口的美肉娘。   更衣室的门开了,时间在这瞬间被冻结起来,她就像银河里高贵的黑天鹅一样雍容华贵,每个顾盼都扣人心弦,她也喜爱镜子里的自己,不时左顾右盼。   我的计谋呢成功出现了。   背部镂空的网纱一直延伸到圆翘的臀部上,现在却煞风景的出现浅色的内裤影子,我告诉丽丽这个美中不足,她懊恼的回头照照镜子,我理所当然的提出建议:“你可以先把底裤往下折一小段啊!不然等一下试拍就糗了。”   她惊喜的问:“试拍”   “对啊!”我说:“是韵菁想到的,她已经再拍了,除非你不满意我挑的这套”   她娇柔的说:“当然喜欢了,那你要帮我看,好吗”   我当然显得有些为难,心里却高兴得要死。   跟她关进更衣间,她就扭捏起来,自己从裙摆下伸到里头小心的折下内裤的上缘……我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看她脱下内裤,才发现整件蕾丝的浅绿色底裤实在又薄又透,只是裙子并没有掀开,仅能从后面镂空的地方看进去而已。   她害羞的问:“这样可以了吗”顺手拍拍裙摆。   我故意指指点点的,却一直说不可以,她又伸进去往下掀,简直要脱掉内裤了,我当然还是不满意。   她忍不住说:“那你帮我整理好了。”   我就等这句,我打趣说:“反正刚才都看到了,没啥稀奇了,嘻!”   她有点作贼心虚,鼓起勇气说:“那你不可以让我老公知道你…你有看到啊。”   我点头答应说:“放心,我不会看到的,我闭起眼睛总可以吧”   她巧笑盼兮说:“闭眼睛就不必了,但是不可以掀开人家的裙子。”   我不屑的满是点头,同时要她扶着放包包的圆茶几,缓缓的伸手进去她的裙子里面,当然是沿着大腿摸上去。   她紧张轻晃抖动,经过屁股摸索到她下折的裤头,再绕着薄内裤摸了一圈,她敏感的闪躲扭腰,双腿敏感的紧夹着,没想到这小小的肤触就造成她这般骚动。   根据我的经验告诉我:第一,她的身体已经有异样的感觉;第二,她这件低腰的内裤很窄小,而且已经自己脱下一大截,因为我可以摸到小腹下的阴毛,细细软软的绒毛。   纯洁无瑕的丽丽家庭管教很严,虽然最近松了点,但也次数不多,她极不易在外留宿,所以被搞的机会并不多,怎么算都还是鲜货,不是很懂得应付这种场面。   她现在就像被蛇盯住的青蛙,下半身动也不敢动,只敢频频问我:“可以了吗”明显知道身后男人的不良企图,却不懂如何阻止。   我摸着摸着,摸上梦寐以求的美臀,弯腰的臀部显得特别翘,忍不住赞道:“哇…你的臀部好性感喔!让我摸一把。”   不管她如何闪躲,我的手一前一后紧盯要塞,她这等扭摆反而比较像自己用身体磨擦我的手掌。   我怪她乱动,趁势把内裤扯得东斜西歪的,再度摸向深处。   这回她倒是不动地任我淫肆,这样的调戏,莫说这种雏鸟,就连老水手都会失身的。   她一个不留意已经让自己身体亢奋起来,丽丽既紧张又兴奋,左右摇晃着大臀部,我已经不用再借机了,一前一后双向夹攻往最下流的地方…她胯下捞一把。   丽丽忍不住:“啊呀”一声,全身失去力量,腿软的蹲下来,刚好又让我结结实实的抠住肉缝美穴的敏感地带,她羞涩得无力推我放手。   意外的发现她底裤有些湿热,她娇喘的说:“你快帮人家弄好嘛!别…别…别逗人家了。”   这有甚么难的不过我可不是这么容易就放过她的。   她轻叱我:“你这小色鬼,我要告诉韵菁,你…你…你放手啦!唉…嗯!”   我调情技术也是一流的,遇到这种鲜鲍更加得心应手,轻运双手巧劲软偎,右手往前方小腹下隔着亵裤摸索,左手抡上前胸,大胆的把她抱住不放。   丽丽想求救又怕给别人撞见,那可羞死了,不断推开我的手。   我说:“不撩高裙子我没办法弄啊!”   她央求我说:“饶过我吧…嗯…我自己弄就好了。”   一面挣扎把让我撩起的裙子压住,却挡不住我在衣服里乱窜的双手。   她仰起头颈,把长发瀑泄在我的肩上,整个套装被我撩高,止不住地呻吟起来……心里面抗拒的念头依然未除,她喘嘘嘘的说:“别这…这样…我…啊…怎么…嗯…嗯…喔…别摸…人家那里…你…啊啊…你…下流…啊…不可以……”   我轻易地褪去她的底裤,弯起左脚,用脚指头勾住她挂在胯间的小内裤往下踩,双腿酸软无力的丽丽几乎站不住脚,整个臀部的冰晶玉肌都绷得紧紧的……粘稠的透明淫汁在胯下拉出一条丝液,她趴跪下来,“嗯…你坏透了…啊…啊…”地娇哼着,随我捏挤乳房禁地,她不管身处何地就大声的叫起来:“啊…啊… 啊……”   我怕给人撞见,停了停手。   清纯的丽丽阴毛出奇旺盛,两瓣大阴唇也比韵菁来得肥硕,她翘起屁股,脸颊贴在木质地板上,把屁股背对着我发起浪来了。   我知道这里不是操她的场所,适可而止是很重要的,强压抑性欲,拾起地上的小内裤塞入裤袋,把掀开的套装重新盖上。   她依然眼神迷离的跪在地上,甚至没警觉被我脱掉小内裤,怔怔发呆好一会儿。   我柔声说:“我已帮你弄好了啊!你在干什么”   她用怨怼的眼光说:“你好坏!欺负人家,哼!”轻轻的捶我。   我置身事外的说:“哪有不然你说说我怎么欺负你”   她娇声说:“总之你坏坏啦!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不理你了啦!”   我在她耳畔吹气说:“还说呢你才是很色的喔!当着人家的面前流了一大堆浪水,看!我手还粘着呢!”   室友肯定不跟她来这套,她可是很受用,认识丽丽这么久,可是头一遭看她这样。   我糗她说:“你晓不晓得你的毛好多好密喔!而且阴部好肥嫩,真想舔一口。”说着又往她下身摸去。   她羞得赶紧跑到更衣间外面,停止调笑。   我知道下次一定可以,等下次……   丽丽的样子让人感到满室皆春,真是美不可方物。   刺激过的小穴想尿尿,她告急去趟厕所。   我想该去关心一下我的韵菁了,免得到时候不好解释。   一步步踩上该死的楼梯,愉悦的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事,忽然醒悟世间的循环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刚刚已经收取陪看婚纱的代价了,真不赖!   丽丽从化妆室回到二楼试衣室时羞红着脸,又恢复成保守小女人的模样儿,与韵菁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典型。   虽然她年龄还大韵菁一岁多,但是就展露出来的社会历炼而言就少韵菁许多,看来她不管在任何方面都有待开发哩!   还穿着我挑选的黑色礼服的丽丽一回到二楼,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终于忍不住问她:“怎么了啊怎么不说一句话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经我这么一提,她半挽半抓住我的手臂在我耳朵旁说:“还问人家呢你扪心自问你做过甚么好事还不还我东西”   被这一连串的问号给弄糊涂了,我问她:“啊甚么的甚么啊我不懂。”她焦急的跺跺脚说:“看你做的好事!人家都被你看光了,还这样!”   我也摸不着头绪说:“是…是…是我不对!可是你的身材真的很好,我…我情不自禁嘛!你就饶恕我吧”   丽丽恼我听不懂话,但又无意中听到我的赞美,虽然嘴巴上不好意思说,但心里头甜甜的很受用,芳心窃喜,可惜他是别人的老公……又想到自己无端的被他看到最私密的地方,这个连自己老公都没给细看过的地方,不免有些交战,既羞愧又有种说不出的归属感,但是这种不贞的感觉在自己道德规范下却又不能表露。   她不敢承认自己的想法,又有些眷恋,不知不觉的想到未来结婚后将要和这个男人共处在一个公寓,她难保不会发生甚么又喜又羞的又想到刚才他的手都摸到那些地方,而自己却又这么不中用,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可就是没有抗拒,他会不会觉得我就是淫荡的女人怎么搞得自己怎么会那么兴奋下身都湿成那样多羞……一阵乱想患得患失,虽然被他看到、摸到的是自己最羞耻的地方,但他这样又爱又怜的抚摸真的好受用,韵菁一定很幸福……但这样的暇思只能偷偷地的想罢了!“哎…”她深深叹息。   看她傻楞楞发呆好一下子,我在她眼前挥挥手说:“干嘛思春了吗她轻捶我的大臂说:”你喔…让人家没办法生气…要是他有你一半体贴就好了,唉!“对于这种涉世未深的女人而言,有过不平凡的接触后自然会流露出不寻常的亲近感是正常的,就如同我是夺去她的贞操一样死心蹋地。   我摸摸她的长发,软言说:”哪会啊相处后你就会发现阿凯(我室友)也是个有情调的男人。“心里却觉得丽丽会嫁给室友,多半是因为和他上过床了吧又是一对怨偶!   她突然摇摇头说:”算了!说这些。倒是我的东西呢你这坏蛋!好色的家伙,还不还我“面对她伸出白细的手掌,我被问得不知所以然,抓抓头说:”啥东西我没拿呀!“”就是人家的那个…那个…内裤啊!“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被我随手塞入裤袋的小三角裤。   我懂了,她去洗手间后一定马上发现自己光溜溜的下身,我想到这里,忍不住地往她穿着礼服裙摆下看去……及膝的荷叶边套裙下柔似无骨的小腿匀净动人,光想象上方的芳草萋萋就让我下体发涨。   她发现我不怀好意的眼神,马上反射性的用手挡在小腹下,按出一个肥嫩的三角型凹陷,像小孩子游戏一样天真无邪。   看到她这动作令我兴奋莫名,这与韵菁的喜欢暴露不同,明知道还有裙子遮住,却忍不住保护自己,这种女人真是难得!   她躲躲藏藏避开我的手,因为二楼就剩下我们两个,我就和她玩起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冷不防我一个声东击西,她在光滑的木地板上滑一跤,我马上关切的问她:”有没有摔伤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看着她刚才奔逃后上下起伏的胸部,象是受惊的小动物让人爱怜,顺手去揉她的膝盖。   她又感动又欢喜,在我脸颊轻轻啄吻一下,说:”你真好!谢谢!“我深情的望她看,这种女孩肯定文艺小说看多了,我轻点她的鼻尖说:”不可以爱上我喔!“她”啐!“一声:”你少臭美了,谁会爱上你小男孩!醒过来!妈妈惜!(台语)“坐倒在地板上的丽丽裙子自然上缩,一时没去注意,我可就又快又准顺手摸向她的胯下,她嘤咛一声夹紧双腿,把我的手夹在她的腿根处双手猛推我的手臂。   被制住要害的丽丽怨声说:”你又来…啊唷…不要啦…喔…会…会…那个啦…啊…不可以……“奇袭成功的我触摸到她最柔嫩的肉片,动作纯熟的拨开肉瓣,埋入穴缝搅动起来